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名人平台

小胡子没站稳,身子打了个趔趄。老蔫瞅准机遇,忽地站动身一把抢下小胡子

时间:2016-3-22 9:12:5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317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老蔫帮人索债是被刘永昌拉下水的,初次出马他就遭受车匪掠夺。那天当闪着寒光的刮刀逼向他胸口的开始一瞬,他只觉得膀胱一阵憋胀,差点没禁住滋出一泡尿来。紧挨他身边坐着的刘永昌早就吓黄了脸,要不是额角往下淌盗汗,说刘永昌是泥塑的也有人会信任的。老蔫坐在那儿半天没动窝,他的目光从墨镜后边射...

老蔫帮人索债是被刘永昌拉下水的,初次出马他就遭受车匪掠夺。那天当闪着寒光的刮刀逼向他胸口的开始一瞬,他只觉得膀胱一阵憋胀,差点没禁住滋出一泡尿来。紧挨他身边坐着的刘永昌早就吓黄了脸,要不是额角往下淌盗汗,说刘永昌是泥塑的也有人会信任的。

老蔫坐在那儿半天没动窝,他的目光从墨镜后边射出去,只见几个劫匪手握匕首刮刀喝令乘客快交出资产,一个小伙试图抵挡,被一个留小胡子的劫匪一拳打在脸上,小伙的脸上登时开了酱油铺,倒在座位上,挣扎不动身。别的乘客见此情形,哆哆嗦嗦地缩成一团,听凭劫匪们暴虐妄为。

小胡子制服了那个小伙,扭过身来把刮刀伸向老蔫的胸口。老蔫想站起来,却腿不争气,一时竟站不动身,好在墨镜遮住他的目光,不只讳饰住了他的害怕,反而给他增添了十二分的神威。手执刮刀的小胡子公然没有察觉到他的害怕,居然被他的墨镜和蔫乎劲吓住了,刮刀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。小胡子死后站着一个留披肩发的同伙,他拉了一下小胡子的衣襟,叫了一声:“大哥!”后边的话被一个眼色替代了。小胡子的神色有点犹豫慌恐。这一切都被老蔫藏在墨镜背后的一双黄眼球捕捉住了,他的胆子马上壮了起来。在村子,他是出了名的蔫斗胆,胆子比本事大得多。胆子一壮,他的蔫乎劲也就上来了。

“哥们,把那玩意儿收起来,怪吓人的。”老蔫给嘴角叼了一根烟,掏出打火机,一按,一团火苗跳了起来。他狠狠吸了一口,随后舒缓地喷出一串烟圈。他这个洒脱的吸烟动作和那句声响不高的话立马把小胡子镇住了,再加上他那重量级拳击手的身胚,更让小胡子摸不清他的“水”有多深。

小胡子一怔,随即又吼了起来:“知道不,这地盘是爷们的!”声响虽不低,但显得底气不足,透着声厉内荏。老蔫看出了他的害怕,胆更壮了:“哥们,山不转水转,让条道吧,以后你或许有用得着我的当地。”

“狗日的,谁跟你是哥们!”小胡子怒骂着,脑门沁出了汗珠子。

老蔫坐直了身子,弹了一下烟灰:“你这张嘴咋跟茅坑相同,谦让点嘛,别给你脸不要。”

小胡子彻底被老蔫的蔫乎劲镇住了,可一双双眼盯着他身边鼓鼓的皮包,心有不甘:“在爷们的地盘还没有谁空过过,交出来!”

“嘿,吃屎的还把拉大便的箍住咧!”老蔫的语气充满着轻蔑。

“你胆子够肥的,还敢骂老子!看来我得下硬手了!”小胡子伸手过来就抓皮包。恰在这时,中巴车驶到一个拐弯处,小胡子没站稳,身子打了个趔趄。老蔫瞅准机遇,忽地站动身一把抢下小胡子手中的刮刀,反客为主逼住了小胡子,冷笑道:“你也不探问探问爷们我是谁,竟敢跟我玩刀子!”

面临雪亮的刮刀和老蔫泛着青光的光头,再加上宽脸上那没框的小墨镜、铁塔似的身胚,小胡子们都心虚了。小胡子匆促赔上笑脸,冲他拱手抱拳:“哥们,开罪了!”抽身往撤退。退到车门口,车戛然而止。车门一开,小胡子们撤了下去……

中巴车又奔驰起来。老蔫一屁股跌坐在座位上,长嘘了一口气。这时刘永昌活了过来,抹了一把脑门的盗汗:“老蔫,你真行!”

老蔫却闭上了双眼,他觉着背心短裤贴在了身上。风从窗口扑进来,他忍不住打了个暗斗,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他暗暗庆幸,刘永昌这一招还真灵,确实把那几个劫匪震住了,看来要在外边混事,好歹都要把式扎起来。

刘永昌本本来也不是吃这碗饭的料,他走上这条道彻底出于一次偶尔。

那年高考,他以三分之差被高校拒之门外,很想再鼓余勇来年再做冲刺,心想一定能鲤鱼跳龙门,可爸爸妈妈说啥也不让他重读。家里的日子一直过得很紧巴,八十岁的老祖母患半身不遂,躺在炕上不能动弹,要药养;下面还有一双弟妹,都在读初中。爸爸妈妈亲恨不能把一分钱掰成几瓣来花。他读高中时爸爸跟他说:“娃呀,你要好好念,考上了大学我竭尽所有也供你。你如果考不上,那就收了心跟我修补地球。”公私分明,他学习是吃苦的,可老天却偏偏不照料他,让他一败涂地。爸爸没有埋怨他一句,仅仅长长叹息一声:“唉——认命吧!”扔给他一把锄头。他心有不甘,却又百般无法,赤贫使他别无选择,他只能子承父业去修补地球。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相关评论
本类推荐
hao123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