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名人平台

样和这个古里古怪的家伙掉在一处了!又见前方有一物光辉闪烁,

时间:2016-4-8 10:51:05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41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那四人成长深宫当中,武功虽高,却不善应变,见薛明王不见,站在一旁茫然不知应对。世人方才见到他们与杜春打架,又想到薛明王此人早年并未见过,乃是明城一力引荐而来,心里早已信了几分。越赢又道:“再说到大龙头,我已有依据是那薛明王所杀,然后嫁祸给冼红阳。一来此人手法暴虐,又工心计,大龙头...

那四人成长深宫当中,武功虽高,却不善应变,见薛明王不见,站在一旁茫然不知应对。世人方才见到他们与杜春打架,又想到薛明王此人早年并未见过,乃是明城一力引荐而来,心里早已信了几分。

越赢又道:“再说到大龙头,我已有依据是那薛明王所杀,然后嫁祸给冼红阳。一来此人手法暴虐,又工心计,大龙头一时不察也是有的;二来若真是冼红阳下手,方才他又怎会舍身救人?三来他能为了二当家的尸身不计存亡,又怎会去刺杀大龙头?”

方才景象,实是世人亲眼得见,尤以冼红阳抢救聂干戈尸身一幕对世人冲击最大,一个黑道头目方才本想抢出尸身,却无法举动,对冼红阳甚是感谢,不由便叫道:“越庄主说得是!”

他第一个开口,那几个黑道头目也不由允许拥护。世人思量越赢言语,也忍不住一个个缄默沉静起来。

——越赢对这一场事的来龙去脉确实一目了然么?

——他压根儿就不明白,也没有任何依据。但若此时不这般说,便无法为冼红阳洗刷洁净。

幽暗洞中,冼红阳挣扎着爬动身来,方才一路跌撞下来,身上擦伤很多,幸而并未伤筋动骨。

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哈哈!”他自我解嘲一句,心里居然还觉得很是得意,又想自个如今到底是在什么地方?此时洞中一片乌黑,他手一撑欲动身观察,却觉触感柔软,匆促打开战折子细看。

——本来他方才手一撑地,一巴掌刚好杵在薛明王脸上。

冼红阳心想:倒霉!怎样和这个古里古怪的家伙掉在一处了!又见前方有一物光辉闪烁,所以捡起细看,却是一块宝光闪烁的令牌,说不得是什么原料做成,上面金丝环绕了一个“地”字。

云阳卫中天、地、人三位大头目,下设十九营。这一块物事,恰是其间地字头目的令牌。

冼红阳“啊”的一声,回头看向薛明王:“本来竟是你得了云阳卫地字头目!”他曾听越赢说到地字部头目空缺一事,未想竟是被面前这自个夺得。

薛明王哼了一声,认为他定要说些挖苦言语,却听冼红阳真心诚意地赞道:“真是了不起啊!”

薛明王奇道:“什么?”

他从小生在宫中,最擅察言观色,目睹冼红阳说这一句并非打趣讥讽,难免大为惊讶。

其实冼红阳是由这一块令牌想到了自个。薛明王终身起伏颇大,犹能在残废以后夺得云阳卫地字头目之位。试想换成他自个,两年前不妥丐帮帮主后,再去做个门主盟主?这简直是做不到的事情。

这一边,薛明王倒也无意追查那句话,只平平道:“将令牌还我。”

冼红阳便依言递给他,薛明王又是一怔,他本来认为冼红阳会以此挟制,接令牌时也做了若干防范,谁想冼红阳单即是把令牌递了曩昔,并无他话。

他却不知冼红阳最怕麻烦,又觉得自个拿块令牌没什么用途,巴不得从速还回去。

交接过令牌,冼红阳又想到一事,所以问道:“薛明王,方才我和越大哥都点了你穴位,你为何还能活动?”

薛明王心想:如今不该是问咱们终究身处何地么?为何关怀这些无用之事?但他外表天然不会露出来,只漠然道:“这是我武功独特之秘,自不行容易示人。”

冼红阳“哦”了一声,他不过随口一问,也并非多么介意。这时他方想起自个身处何地之事,所以再度打开战折子,细细查看。

二人此时所在之地是一个占地不大的窟窿,假如洞中再多几人,只怕回身都已不易,一条斜长地道通向上方,方才两人即是从这条地道中滑落下来。遥见地道出口处好像有一线光亮,但间隔太远,看不明晰。

这条地道非常狭窄,大概只容一人上下,角度又陡。冼红阳站在那里张望,薛明王照旧坐在地上,只道:“你能够壁虎游墙功上去一探。”说着递过一枚龙眼巨细的夜明珠。

冼红阳觉得有理,所以熄灭火折,将夜明珠衔在口中,打开轻功,向上攀缘而去。那枚珠子绿光荧荧,映得他眼眉皆碧。
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相关评论
本类推荐
hao123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