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名人官网

得就更欢了。这场雨下得还不算晚,种菜点豆还来得及,白菜、菠菜、黄萝卜

时间:2016-3-16 15:23:4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33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好一会儿了,他们再不敢接近瓦盆,仅仅远远地看着。我长嘘一口气,一碗一碗地盛好,他们也不敢过来。傻蛋子过来要端给他们,我说让他们自己来端。傻蛋子拽一个过来指指碗,拽一个过来指指碗,他们一个个端了。第二日,锥子雨下了一天,到夜里才停了。第三日,我早早起来到园里刨开看看,落了一拃深的墒...

好一会儿了,他们再不敢接近瓦盆,仅仅远远地看着。我长嘘一口气,一碗一碗地盛好,他们也不敢过来。傻蛋子过来要端给他们,我说让他们自己来端。傻蛋子拽一个过来指指碗,拽一个过来指指碗,他们一个个端了。

第二日,锥子雨下了一天,到夜里才停了。第三日,我早早起来到园里刨开看看,落了一拃深的墒。我没叫傻子出门讨饭,我要把塌了的院墙补起来,把园子拾掇出来。院子、园子即是一个家的门脸。别家的园子都拾掇得整爽,葱成行,菜成方,绿茵茵翠生生的。大傻家院墙到处是豁豁,一亩多的园子倒成了庄子上羊猪牲口撒欢打滚蹭痒追咬的乐园。几畦韭菜和葱蒙了土尘灰沓沓的,不死不活。几棵老树被啃蹭得皮都没了,光裸着身子。当然,我想借打院墙、拾掇园子看看傻子们能不能干活儿。

我借来打墙的椽子和绳子,去代销店买回来四把锹两个筢。他们干起活来尽管蠢笨,但比正常人卖力仔细,打过一堵墙他们就会打了。中午了,我没让他们歇活,我在等社员散工,我要让他们看到傻子能干活。这个家要过和正常人相同的日子,他们就必须上工挣工分。否则,靠讨饭过日子谁也觉得没指望。要挣工分就要得到咱们的认可。社员散工了,都趴在院墙上看,有笑的,有赞的,有叹的。

院墙补新,我又带着他们把园子翻一遍。为了试探他们,翻园子时我给他们分隔各干各的。他们知道比着干,干得就更欢了。这场雨下得还不算晚,种菜点豆还来得及,白菜、菠菜、黄萝卜、青萝卜,各种了点,雍了韭菜、红葱,钩了几垄黄花和梅豆,还点了几垄玉米。这时点玉米是迟了,等不到饱熟就让霜煞了。我没想着要打玉米籽,即是想啃玉米棒,嫩一点正巧。

园子几棵少皮没毛的树我也放了。等树干了,我就请木匠来做一副大门,把大门楼子竖起来。敛财不敛财的先不说,真实的家户咋也得有个大门楼子。再做一张大桌,几个板凳。

他们能干活,那就要上工。大傻、二傻,包含婆婆都要上工。本来婆婆也才四十出头,没啥病,在自留地里干活利索着哩,即是心乏了。是啊,给这么个家磨了这多年,谁还能有精力?婆婆说队长不让上工,说是混工分。我说你不要管。她长长叹了一口气,我说你不要老是这么叹息,会越叹越没精力的。

佛靠金装,人靠衣装。想让他们上工挣工分,就得把他们拾掇出来。我从嫁妆里拿出布来,给婆婆、大傻、二傻和傻蛋子各做了一身新衣裳。大傻成婚时穿的新衣裳是借来的,已还给了人家。当他们穿上新衣裳后,跳着笑着,扯起衣襟给人夸,几个没穿上新衣裳的就蔫巴了。本来陪嫁的布料给他们每人做一身也够,可他们还要讨饭,穿得新了就不好讨了,我想等春节给他们再做。婆婆给大傻、二傻又铰了头发,刮了胡子,他们一会儿精力了。

我带着大傻、二傻、婆婆去上工。大家都围着大傻、二傻看着说猴戴帽子,有了人样了。队长说傻不叽叽的,混工分呀。我说你就当积德行善。队长嘻嘻一笑说可你不在我跟前积德行善。队长对我没安好意,半夜来敲我的门好几次了。按辈份他大傻子一辈,还没出五服,我说你不怕给雷劈了?他说我不怕雷劈,牛鬼蛇神都让毛主席打压了。我说你不怕雷劈我还怕哩。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相关评论
本类推荐
hao123 |